动态列表

六刀、六枪、六剑搞定投资那点事儿

爱看纯物理方面的书籍,研究量子理论。不要以为他只会谈科学,易一天使合伙人曹日辉还是一个异常浪漫的人,他希望自己是历史人物中的范蠡,成就一番事业之后带着西施泛舟而去。

就是这样一个人,主导易一天使投资了猪八戒网、途迹、安存等多个项目,孵化了多个优质项目,今年6月,其投资的猪八戒网获得了包括赛伯乐集团在内的26亿融资。

曹日辉的经历并非一帆风顺,2006至2007年间,曹日辉与他的创业拍档,博恩集团董事长熊新翔,一个项目连续三次转型,最终以失败收场。“那时候投资的6千万全部烧光,甚至连一张凳子都没有搬回来。”曹日辉说。

曹日辉认为,当初创业时的自己太过自负,一开始就想做一个改变世界的产品,之后才明白,既便是千亿级的市场,也要针尖般的插入,从很小的点开始,像个种子一样慢慢就可以长成参天大树。“这是《道德经》里面说的’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高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用到创业这件事上面,也是一种规律。”

之后在经历了一系列思考之后,他开始转战投资领域,希望将自己过往的经验传授给创业者,帮助创业者规避一些惯常的错误。

截至目前,易一天使已经完成了60多个天使项目的投资,其中20多个项目已经进入到下一轮,其中包括已经市值百亿的猪八戒网,以及后来被周鸿祎收购的奇虎360。

失败也是一种财富



实际上,曹日辉是一个资深的连续创业者。他曾任马云创立的中国黄页华南区总代理;之后,作为第一批互联网通信运营商,创立广州祥通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经营互联网传真和VoIP语音业务,后被美国上市公司TERRYMARK收购;收购后出任TERRYMARK中国区总裁,经营最早的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

“从结果来看,那个时候我的创业算是成功的,但这样的成功会麻痹了自己。”曹日辉感慨道。

2006-2007年,曹日辉与熊新祥开始新一轮的创业,投入六千万,连续三次转型,但终以失败告终。

谈及当日的感觉,曹日辉称彼时每天都是煎熬,比失恋还痛苦。“看着别人没有我们这么努力、勤奋,也没有我们这么多的资源、资金,但为什么别人能成功,而我们失败了。”

之后的几年中,经过不断地复盘与反思,曹日辉逐渐找到了失败的原因。故而转向投资行业,希望能够帮助创业者规避错误,走向成功。

“在那次创业之前,我们自认为都很成功,这就导致了当初的自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当时也没有一个天使投资机构来指点我们,告诉我们当时做的是错的。”曹日辉说。

“如果我们去投资一些早期的企业,那些像我们一样聪明勤奋的人去创业。但是又可以把自己失败的这种经验教训告诉他们,可以避免到他们发生我们当年的错误,帮助他们可以走向成功。我们占有他们的股份,他们成功了我们也成功了,就是一个双赢。所以这是我们做天使投资很重要的一个雏形,就是避免自己的错误重复地发生。”

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去的失败并没有成为曹日辉的阻碍,反而成为其转型的动力与财富。


“熊六刀”、“熊六枪”与“熊六剑”


在易一天使,有一套完备的投资逻辑,即所谓的“熊六刀”、“熊六枪”与“熊六剑”。

“熊六刀”作为审核评估项目的标准,“熊六枪”作为领袖团队评估的标准,“熊六剑”作为 创业企业的发展指引体系。

曹日辉认为,通过上述投资法则,能够精准的投资创新型项目,也就是0-1的项目。

以“熊六刀”为例,包括用户和用户价值、市场规模和趋势、领袖和团队、业务模式、商业模式、相对竞争。

“创新项目在第一时刻就要回答一个问题,你这个产品是面向什么用户,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创新一定不靠谱,产品都不知道解决什么问题,那一定不会有用户使用,没有普适全人类的产品。”曹日辉说。

曹日辉把用户价值分成四个层次,最低的是没什么用;高一层的是可用、可不用;再高一层是有用,但不是刚性的价值;最高层次是刚性价值,你不得不用。比如说火车票购买软件“12306”,如果用户不使用的话,春运等非常时期你可能需要去火车站或者代售点排队两天。但如果使用的话,在电脑上买只要几分钟,这就是最刚性的价值。我们判断价值层次的时候会做一个对比,没有这个产品的时候,用户怎么解决问题的,有你的产品的时候怎么解决问题,比如没有12306要去火车站排队,有12306你就可以在家里喝茶刷网页解决。最后还要判断价值的黏性和频次。“我们比较喜欢高频的,如果你的产品有很多模式可以选的话,我希望选择高频的,像我们投的AA拼车,每天上下班都可以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熊六刀”里面的前三刀,被易一天使称为必要条件,缺一不可。

除了上述投资逻辑,曹日辉对创始人本身也有极高的要求。他认为,创始人需要具备健康的身体、上进的态度、完善的能力以及博大的胸怀。

“例如我们之前打算投的一个项目,产品是一个球状的物体,这个物体上安装有各种传感器,能够监测空气质量,一旦它发现PM2.5超标,就只会净化器进行运作,就帮你把PM2.5降到合适的指标内。同时它也能监控空调的温度,家里的湿度等等,很好的一个东西,卖的也不错。可惜最终因为团队之间闹矛盾,创始团队要分家,我们就没投,挺可惜的。”

曹日辉坦言,很多创业者的失败,都是因为太贪婪。这个贪婪并非对金钱的贪婪,而是对产品功能的贪婪。这些创业者很难聚焦,提交给投资机构的商业计划书中的产品都是拥有十大功能、八大亮点的大而全很完美的产品。我们要告诉他,刚开始只要做好其中一点,再自然的成长,他们很难接受,不接受我们就不投了。

除了贪婪之外,很多创业者自负的心理也常常影响其发展。“很多创业者所谓的自负,就是我认为用户需要我,会喜欢我的产品,然后他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产品,还动用了很多的营销资源去使劲推,这就是很容易失败的一个原因。他忘了一个创新的产品,第一关并非是迅速把它做大去获得很多的用户,而是首先得要验证一下,你这个创新的东西有没有人要,有没有市场需求,这才是核心的关键。我们当时失败也是这样的,总觉得自己很了解用户,用户的需求我把握得很准,我做的东西用户一定会要。正确的做法是,创业者应该首先将产品它生产出来,递交到用户手上,让用户真实的去用,通过用户真实的用所产生的一些数据,是不是活跃度高,是不是留存率高,是不是复购率高等等,去了解用户是不是真的需要你的产品。也就是说你的伟大的事业不能建立在你自己主观认为用户需要的产品层面上,而是要建立在用户需求的客观事实上。”曹日辉分享道。


投中管理:创新企业才是目标


在确定投资之后,便进入了易一天使的投中管理阶段。他们建立了一支专业的投中管理的队伍,对尽职调查的六个方面,进行专业化的评估。

“在我们投审会上每个合伙人见创始人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包括路演20分钟,问答40分钟,就这样投资太草率了。因此,我们组建了一个尽职调查的投中管理队伍,去做关于法律,主要是股权方面、财务、运营数据还有团队。除了创始团队,我们还会去约见用户,进行访谈,包括我们自己要去亲自体验产品。

此外,我们还会关注市场的竞争,竞争格局是怎么样的,创始人可能大概会在PPT里面有一页会描述,但是我们还要更进一步的了解,因为如果这个行业已经有了大腕,比如说BAT的中的大腕,且行业已经有项目已经达到B轮、C轮了,那么我觉得你很难去在这个细分领域干得过别人。”

曹日辉认为,一旦大腕进入,项目实际就失去了易一天使认为的最有价值的一个方面——创新。易一天使希望投资那些具有颠覆性的产品、即这些创新产品以前压根没有,或者还未被市场所充分验证,在这个基础上,易一才有机会去支持项目从创新走到行业第一,甚至走到垄断。“就如猪八戒网,当时我们投猪八戒的时候,还没有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拿到A轮、B轮,发展阶段都差不多,有几个拿到了天使了,都是差不多同时起步的,而我们猪八戒排第六,我们用各种资源支持它,用点线面体科学的发展观引导它,所以它很快就成了这个行业的第一名。”




物联网:下一个独角兽产生领域



从行业来看,曹日辉认为物联网和智能硬件会是下一次创业爆发的领域,在此领域中会出现新的标杆企业或者创业者。原因在于,芯片的运算速度越来越快,做得越来越小,成本越来越低,可以使得万物都可以物物相联。“我们最近也投了几个这样的项目,也在抢占这个路口,我们认为这里面会有很大的机会。”

曹日辉目前已经投资了有若干个相关领域的项目。例如易一投资的童伴教育,其产品星空儿童智能手表,是国内首款内置了SIM卡的儿童安全智能可穿戴设备,手表智能采集孩子各类信息,上传云端,实时同步到家长APP,让家长能够实时远程了解自家孩子的相关情况,是个不错的创新。

再如易一投资的灵感摄影,由全国十佳商业摄影师范华创立,研发了一套有技术专利的智能自助拍摄系统,能够代替摄影师的功能,让用户自己在拍摄棚里就能拍摄出杂志大片级的照片,是个革命性的创新。

除了物联网方向,易一还会在2B(企业)的项目中做深入的探索。目前,易一已经拥有了猪八戒网的资源,其承载了500万家企业,因此,任何2B的项目与猪八戒本身的企业客户结合,会衍伸出更多用户。

“比如我们最近投了一个代账的公司,一般你要找一个代账公司差不多300元,我们那个代账平台芝麻代账可能只要69元,猪八戒上会有很多的几百万个小微企业找他们做代账的服务,这是刚需,只是以前比较贵,现在可以更便宜、更专业。我们把代账的整个流程拆成六个步骤,六个步骤有不同的人去处理。当然代账仅仅是一个流量入口,因为有代账服务之后,你也可以切入到企业的很多服务中,比如法律服务,采购服务等。”

当然还有一个行业,可能很难产生大巨头,但是确实有用户需求,就是消费升级。如红酒、出境游等项目,易一也有所涉猎,例如易一天使投资的红酒类早期项目酒咔嚓,今年1月份就已经拿到了数百万美金的A轮融资。“但是像一些创意类的,像文化、娱乐、游戏,我们很少投,因为我们觉得那些属于创意,不属于创新,我很难判断一个创意能不能成功,但是我可以判断创新能不能成功,所以我们一个没有投过。比如说我们的合作伙伴刘小鹰就投一些电影,或者有人投游戏,那个我觉得完全是创意行业,很难判断,文创类很少投。”曹日辉称。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