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列表

他是奇虎360猪八戒的幕后投手不碰共享经济却攻工业4.0一年将投100个

聚集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据曹日辉透露,当年用“熊六刀”砍出的猪八戒网最新估值为200亿元,而易一天使的投资回报已超1500倍。

文| 铅笔道 记者 付文学

导语

浓眉大眼,曹日辉自称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信徒。“聚集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因此,在资本追逐的投资热潮中,对于共享经济,他选择绕道而行,“玩不过金沙江、王刚”;对于人工智能,他也无动于衷,“拼不过创新工场、英诺天使”。

他转身进入工业4.0赛道。市场规模为万亿级,虽不会像共享经济那样有爆发性,但不存在泡沫,现金流和盈利能力也较好。

至今,他看过的项目已有上百个,但只有两个入尽调名单。他说,未来3~5年,要用狙击手的打法,命中100个优质标的。


注:曹日辉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工业4.0领域的“门外汉”



曹日辉被一个又一个专业术语搞得晕头转向。

那是去年8月,他与捷讯创始人李志刚第一次见面。后者正为智能工厂研发一体化解决方案,价值在于减员增效。“概括来说,他做的是‘无人工厂的大脑’。”

产品尚在研发,李志刚急需资金。不过,对于项目所处的工业4.0领域,鲜有早期基金关注,而中后期基金看重的是财务指标,更不会加以考虑。

经同学引荐,他找到了曹日辉。见面当天,性格开朗的李志刚介绍起业务来滔滔不绝,“完全看不出已年近半百”。

曹日辉听得云里雾里。此前,他并未关注过工业4.0,是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什么PCB(印制电路板)、PLC(可编程控制器)、MES(生产管理系统)之类的,几乎一个词都没听懂。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项目的判断。参考易一天使“熊六刀”评估标准,他断定该项目中的人和事较为匹配,值得投资。

◆ 在实际投资过程中,“熊六刀”会不断完善,图为最新的升级版。

这一经验曾在收钱吧项目上得以验证。起初,前拉卡拉联创陈灏做了个美业SaaS,曹拒绝投资,“这不是他擅长的”;后来,陈转型做聚合支付,曹果断参投,认为这才是他的专长。“项目尽管入局晚,却很快成为聚合支付行业的No.1。”

反观捷讯,创始人李志刚拥有20余年工业ERP软件和工程经验,是工业4.0产业联盟执行主席。“过往经历与项目的契合度非常高。”

然而,他反对李志刚同时面向PCB、3C、漆包线等多个行业拓展的计划。作为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信徒,他建议先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等占领第一个根据地自给自足后再攻占其山头。

李志刚心有不甘,不愿舍弃任何一块“肥肉”。沟通无果,曹当面将项目Pass掉。李并不灰心,仍与他保持微信沟通。

出乎意料的是,李志刚在一个月后决定聚焦单一行业。得知这一消息,出差在外的曹趁机实地考察了项目。期间,二人畅谈毛泽东战术,李坦言在人员有限的情况下分散兵力并非明智之举,决心先占领PCB这个山头。“说实话,我当时并不了解这个行业,但这是他的专长,我们当场立项。”

随后的尽调也让曹日辉做出了一个决定:涉足工业4.0领域的投资。原来,国内外形势日趋明朗:美国方面,特朗普高喊重振制造业,在上台之初便召集产业巨头开会,要求制造业重返美国;而在国内,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明确强调工业化、信息化升级以及制造强国的目标。

宏观数据也给了他信心:中国被誉为世界工厂整体市场规模达万亿级,可升级改造的生产制造企业接近750万家。“当时专注工业4.0领域的早期基金只有一两家。”

趋势明显,赛道够宽,选手较少,曹日辉准备放手一搏。10月,易一天使正式投资捷讯打响了我们正式进入工业4.0领域的第一枪。”

◆ 曹日辉的PDP性格测试为大考拉,是一位外冷内热的天使投资人,图为曹日辉和猪八戒网CEO朱明跃。



核心技术+行业应用



一直以来,易一天使在创投圈以稳健著称。从对商业本质的研究到评估项目的“熊六刀”、评估团队的“熊六枪”、指引项目发展的“熊六剑”,可谓“十九般武艺”俱全。

至于工业4.0领域,曹日辉和团队同样总结出一套投资逻辑:核心技术+行业应用。“核心技术代表着一定的门槛,门槛越高,竞争对手越少,毛利润越高;行业应用指的是技术可以落地,而不是飘在天上,是真真切切满足行业需求的,用户愿意买单。”

具体从哪些细分行业切入呢?他选择深度行研,继而有的放矢。

首先确定的是5个投资标准:市场规模100亿,年增速超30%,客户投资回报周期低于1技术门槛高毛利高于30%

根据5个标准整个赛道中寻找刚刚兴起的细分领域最终敲定领域包含系统操作平台、机器视觉、工业大数据、工业机器人、高端传感器MES软件等。“再从这里面寻找最强团队。

这些细分领域中项目的共性在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以机器视觉技术在布匹检测中的应用为例,通常情况下,一台印布机需要3个人肉眼检测残次品,而运用机器视觉技术后,不仅可以砍去人工成本,还可将效率提升200%

经过此番研究,他逐渐从当初的“门外汉”变为半个专家。在他看来,工业4.0本质上是一个to B的生意,模式简单,现金流和盈利能力也较好,整体发展偏理性,但跟互联网领域相比,始终缺乏爆发力。“不会像共享单车那样爆红,所以好多早期基金不感冒。”

正因为如此,曹日辉笃定这门生意不会存在泡沫。他认为,在追逐风口的路上,大家难免会过分抬高估值,相反,在工业4.0领域,以相对合理甚至较低的估值便可入手,“况且,项目本身的盈利能力清晰可见”。

今年年初,易一天使专门成立了一支工业4.0基金。4月起,曹日辉相继参观了30多家企业,结交不同细分行业的创业者,期间还拜访了20余家中后期投资机构。

中后期投资机构的反馈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部分机构已设工业4.0事业部,还有的干脆成立了专项基金。“只要投的早期项目够好,起码不愁没有接盘侠了。”

在此期间,已投资的捷讯顺利完成产品研发,陆续接到数个上市公司的订单,金额均超2000万。其中,他们提供的智能物流解决方案单个订单金额为5000万,可实现物料在各个车间的运输。

此时的曹日辉更加确信:工业4.0这条赛道没有选错。

◆ 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曹日辉总会寻找其中的规律,“否则就像把事业建在沙地上,不牢靠”。



狙击手打法



手握大半年时间习得的投资方法论,曹日辉自今年6月起小试牛刀。一路下来,他看过的项目上百个,但仅有两个被列入尽调名单。

这一方面与行业现状有关:早期项目不多,部分标的有充足的现金流,融资意向不强,“即使前期资金匮乏,借一借就能挺到盈利的那一天”。

另一方面,他采用狙击手打法。“每个方向只打一枪,而且准,否则就会被敌人干掉。

对于看好的细分领域,他会挑选出排名前5的项目,逐一对比后确定具备领头羊潜质的标的——既满足“熊六刀”项目评估标准,又符合易一天使工业4.0投资逻辑和硬性指标。

当然,早期投资最看重的还是人。他尤其喜欢具备6种特质的“领袖级”创业者:远见卓识、雄心壮志、实事求是、百折不挠、虚心内省、天赋异禀。“既要有征服天下的野心,也要脚踏实地,做好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准备,在实战中摸索规律,终取真经。”

按照此法,他首先看中的是一个并联机器人项目。该公司研发的机器人可从事制药、食品等行业中的分拣工作,从抓取速度、重量、精度、稳定性等指标看,均处国内领先水平,不仅替代了国外巨头的同类产品,还远销欧美等发达国家。

除此之外,曹格外看重的是这家公司的管理和营销能力。在他眼中,创始人是具备商业头脑的技术人才。“能将技术卖到欧美,这令我感到非常自豪,要下重注赌他一把。”

该项目已进入最后的尽调环节。“今年营业额有望冲到1个亿

在曹日辉的规划中,新成立的基金将在工业4.0领域投入70%消费升级等其领域要么与英诺天使、梅花天使、薛蛮子等合投,要么做他们的接盘侠。

如今的曹日辉,除每天重复“狙击手”的工作外,偶尔会翻阅《孙子兵法》《向解放军学习》等军事著作,也会研究量子理论。“我从小就喜欢琢磨各种规律。”未来3~5年,他打算投100个工业4.0领域的“星星之火”,等待“燎原”的那一天。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